Evelyn lopes

乐乎小透明。

千我/你的模样C8

天哪……
九周年演唱会?她仔细的观察这张薄薄的门票,点点的欣喜从心底里冒出。
这是一种连姜汝自己都解释不清的感觉,惊讶,喜悦,还有些许的温暖萦绕在心中,交织在一起慢慢的发酵起来。
心如乱麻。
这封短信与门票,说明了什么吗?她愣愣地想,专门托胖虎送这些东西来,有必要吗?
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淡交如水,若是再过个几年,说不定见了面都认不出彼此来,而她也只会把这份对他隐隐的喜欢藏在心里。
可是……她屏住呼吸,小心的看着那张门票,仿佛一阵风就会摧毁它一般。
这是不是代表着,于他而言,自己也是不一般的?
————
一个月匆匆过去。
八月六号注定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数以万计的陌生人们将会为了三个相似的少年从不同的地方奔波而来。
只为了他们。
作为一个从未听过演唱会的单纯孩子姜汝来说,场外的场面真是有些大的惊人了。
姜汝艰难的挤出人群,立刻就有一个红色衣服的女孩拉住她问道:“姑娘你是千玺的粉丝吗?”
只愣了一瞬,姜汝便缓过神来,浅浅笑起来,眼睛如星辰般明亮:“是的啊。”
那女孩一听姜汝这么回答,就热情的递给她一份应援物:“这几根红丝带拿着吧,一会束到头发上就好了,这样就知道你是千家粉丝了。”
姜汝客气的接过,道了谢,这才拿出手机给胖虎打电话。
“舅舅你在哪呀?”
另一边的胖虎却已经为了一会上场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一听见姜汝的声音便如此同见了救星一般的道:“小汝啊,舅舅现在正忙,你帮舅舅接一个人好吗?”
虽然有些疑惑,但姜汝却也应了声:“行啊,接谁呢?”
“千玺他弟弟,刚刚跑太快迷路了,你要是看见了就带到后台来吧,报我的名字就好了。”
“……好吧,不过要是我没找到呢?”姜汝环顾四周:“这边人也太多了吧。”
“应该不会。”胖虎道:“楠楠一个小男孩还是挺显眼的,大概就是在哪个地方晃悠,不会难找。”
“好吧……”说话间,姜汝余光瞥到一个西瓜头小男孩的身影,便匆匆挂断电话,朝着他的方跑去。
万幸的是,姜汝很快就追上了那个小男孩:“你……是楠楠吗?”
男孩见状则是警惕的后退了一步:“你是谁?”
大概是把自己当成他哥哥狂热的粉丝了吧,姜汝有些哭笑不得的想到。
不过最终她还是成功的解释清楚了“她是谁”这个问题,听罢,小男孩原本刺猬一样的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
“那姐姐带我去找哥哥好吗?”软软糯糯的口音,令姜汝的心都要融化了。
牵住了他的小手,姜汝温柔地道:“好啊,姐姐带你去找哥哥。”

千我/你的模样C7

大概自己是喜欢易烊千玺的吧,姜汝想。
不然现在为什么会这么不舍?
这些天的生活好像一场梦,美好,却一触即碎。
回了住的地方,她打开手机查询火车时刻表,想着该买什么时候的票好。
门却被叩响,她放下手机去开门,入眼的却是易烊千玺的脸庞。
“是我……你的票买好了吗?”
她摇摇头:“正在查时间。”
“不用买我的,”他缓缓道:“胖虎说已经给我订了机票,明天一大早的。”
果然还是要走了啊,她在心里叹气,面上却滴水不漏:“那好吧,刚好我也只买了一张。”
易烊千玺沉吟道:“那么,一路顺风。”
“你也是。”

————

第二天一早姜汝醒来,易烊千玺已经去了机场。

这就结束了,唯一一次和他的旅行。

胖虎很感谢她,她却只道:“我也玩的很开心啊,没关系的舅舅。”
火车慢悠悠地从南向北行驶,晃啊晃的,和来时一样,只不过少了那个,可以在她无聊时捧出一本游记的少年。
只不过少了那个,会温柔地叫她阿汝的少年。
可是少了他,心里就落空空的。
可不管怎样,生活还是得继续。
————
八月的树影婆娑,姜汝在北京的暑假生活正式开始。
然而……
某天她正窝在自己家里追美剧的时候,亲爱的胖虎舅舅又来家里做客了。
总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是为什么?
在和姜母寒喧完了之后,胖虎转头望着姜汝。
“小汝?”他挥舞着一个手掌大小的信封:“这是千玺让我给你的。”
听罢,姜汝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关上房门,她小心翼翼地将信封中的东西取了出来——一封短信和一张门票。

“阿汝,见字如面。
和你度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旅行,只可惜临走时太匆忙没有好好告别。
在胖虎那得知你依然在北京的消息,喜不自盛。
望赴约。”

信里附着一张,TFBOYS九周年演唱会的门票。

千我/你的模样C6

呜呜作响了一路的火车终于在走过了大半个中国之后停在了丽江这个美丽且富有韵味的城市。
姜汝拉着两个硕大无比的行李箱蹦蹦跳跳的出了火车站,嗅到了外头清新的空气,忍不住深深的呼吸。
易烊千玺在旁笑着看她:“火车里有就么难受吗?看你这一脸下了火车后幸福快乐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虐待了你呢。”
姜汝撇了眼易烊千玺:“这还是我第一次坐这么长时间的火车诶,下车后不该高兴一下吗?”
“好好好,阿汝说什么都是对的。”
易烊千玺伸手将姜汝手上的一个箱子拖到自己身后,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姜汝道:“那么麻烦阿汝打个回酒店的车怎么样?”
————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总而言之,这次云南之旅很顺利也很难忘。
在丽江的时候,两人去了四方街,在大水车旁边嘻嘻嘻哈哈的让路人小姐照了相,也因此被千纸鹤们追得满街乱窜,最后只好偷偷摸摸的躲在只有一个老爷爷经营的银器店里。
辗转又去了昆明和大理。
在昆明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雨,好巧不巧的将他们困在了从前的西南联大遗址里。那天两人最后披着一件不大不小的衣服一起冲进雨里,回酒店的时候浑身湿透,却还笑的像个傻子一样。
虽然事后被胖虎骂的狗血淋头。
大理古城里每一个地方都很美,美得姜汝直叹息没把自己的单反带来,毕竟这里不是想来就能来的地方,错过了一次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在洱海的时候,姜汝正想光脚踩进海水就听见易烊千玺说了一声:“阿汝,回头。”
她闻言便扶着白色宽沿帽的花边回头,易烊千玺举着相机对着她:“笑笑吧。”
于是姜汝便浅浅的微笑起来。
“咔擦”一声,他为她拍了最后一张照片。
任谁心里都明白,两人商定好的地方已经去完了,旅行快要结束了。
只是谁也不点破,依然嘻嘻哈哈的逛完洱海旁的景点,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在回酒店的时候沉默的几乎隐在夜色里的易烊千玺终于开了口:“结束了。”
“嗯。”姜汝笑着道:“要买明天回北京的票吗?”
“买吧,买两班不一样的。”他似是很疲倦的样子,彽声说道:“北京站人太多了,胖虎又不能来接应,我们不能一起回去。”
闻言姜汝的心仿佛漏了一拍,愣是不知道说什么好:“那……我就订票了。”
他转过头来看着姜汝,眸色深深:“订吧。”

千我/你的模样C5

  火车缓缓行驶在轨道上。
  原本姜汝对窗外的景色还有些兴趣,可连续一个小时都对着窗外发呆,她也有些受不了。
  唉,好无聊呀。
  一天一夜的火车真的是太难挨了。
  身旁的易烊千玺见她心烦意乱的一会看窗外,一会又对着手机发呆,不由地有些想笶。
  “很无聊吗?”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旁缓缓响起,姜汝愣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有点吧。”
  一本书被轻轻的推到姜汝面前,是一本关于云南的游记,封面的照片拍的很是好看。
  易烊千玺望着她道:“想看吗?”
  “想!”姜汝的双眼亮晶晶的,灼灼地看着他,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读游记?”
  浅浅勾起嘴角,易烊千玺点点她的鼻子:“当然是胖虎告诉我的啦,不然呢?”
  姜汝有些傻傻地摸了摸被他的手指触碰过的地方:“是,是这样啊。”
  说罢暗暗责怪自己居然话都不利嗦了——不就是碰了一下鼻子,也太不争气了吧。
  但终究还是有稍许红了脸。
  “那个,千玺你研究好去哪些景点玩了吗?”没话找话的姜汝同学决定先挑起一个话头。
  微微抿了抿嘴角,易烊千玺饶有兴致地看着打开了手机上的自带地图:“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他果然没有想到底去哪玩啊,居然就这么出来了,姜汝在心里默默吐嘈。
  不过她还是老实实的回答:“呃……我想去丽江。”
  “我们现在不就是在去丽江的路上吗?”易烊千玺眸底含笑。
  “那么,想去四方街吗?”他抬眼看着姜汝。
  有些小惊喜,姜汝眼眸亮晶晶的:“你怎么知道?”
  她亮晶晶的眼睛就和小鹿一样啊,不过挺可爱的,易烊千玺不禁在心里感叹。
  再瞧她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眼底散发着无尽的期待,他忍不住笑了出来:“猜的。”
  因为我也想去那里看看啊,他在心里答道。
  “哎姜汝,”易烊千玺正色道:“你不觉得,我们挺像的吗?”
  易烊千玺认真起来和她说话,姜汝反倒有些不适应。
  “也许吧。”姜汝匆匆掠过这个话题:“那就先去四方街吧,怎么样?”
  “当然好了。”
  
  
  
  

千我/你的模样C4

  可可可爱?
  怎么有一种调戏良家妇女的感觉??
  这真是没话可接了,姜汝默默想到。
  一旁的胖虎眼看着气氛不对,忙跳出来打圆场:“时间不是要到了吗?你们进站吧。”
  “好。”
  两个异口同声的回答。
  姜汝有些诧异地看向身旁的易烊千玺,只见他也挑眉看向自己。
  合拍的默契。
  “好了,走吧。”易烊千玺拿起放在一旁的黑口罩与鸭舌帽,戴上后淡淡道。
  ————
  穿过拥挤的人群,视线终于变得广阔起来。
  易烊千玺在心里感叹,真是有好久没有坐过火车了。
  火车还有10分钟才会进站,所以此时站着候车的人并不很多。
  胖虎站在高挑而又瘦削的少年身旁,细细叮嘱着这几天需要注意的事情。姜汝在一旁看着,觉得有些事情真是神奇。
  像自家舅舅这样,在外工作起来就完全不顾家的人,居然还有这么细心照顾一个人的时候。
  易烊千玺可真是神了。
  时间还早,胖虎说完了千玺的事儿,转个头又开始唠叨姜汝。
  “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记得注意安全。”
  “要是两个人一起出去,别去人潮太拥挤的地方,要是被认出来出来就糟糕了。”
  “要是生病了……”
  眼看着火车车要进站了,胖虎还有不说完就不放他们走的架势。
  易烊千玺打断了他的话:“有我在还用担心你家侄女的安全问题吗?”
  ??虽然觉得这话有些奇怪,但姜汝也连忙点了点头:“对啊舅舅有千玺在你还怕什么呢?”
  伴随着火车停靠的“呜呜”声,胖虎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对他俩点点头:“上车吧,一路顺风。”
  “舅舅,再见!”姜汝乖巧的挥挥手,便拎着箱子走到火车旁。
  耳边传来温柔的男声:“把行李给我。”
  她一愣,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易烊千玺的好看的脸。只见他一只手拿着自己的箱子,另一只手向自己的方向伸着。
  “好啊。”她会意,将手上的行李箱的拉杆放进他手里。
  “谢谢爸爸。”
  只见易烊千玺一愣,然后便扬起宠溺的笑容。
  “乖幺儿。”



















千我/你的模样C3

  日子匆匆过去。
  在姜汝拍着胸脯对母亲担保不会有安全问题后,姜母终于千叮咛万嘱咐的同意了这次南下的旅行。
  眨眼便到了该启程那一日。
  先是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跌跌撞撞的出门,好不容易打到了车,才畅行了十分钟,便开始堵车,姜汝只好看着前方好似无边无际的车辆干着急。
  真是出门没有看黄历,姜汝暗暗想到。
  好在姜汝出门的较早,就这么一路堵着倒也在发车时间前半小时准时到了火车站。
  先在大厅里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她拿出手机。
  姜汝:我到了,你在哪里?
  正当姜汝百无聊赖坐等易烊千玺之时,胖虎匆匆而来。
  “舅舅你怎么来了?”看见他,姜汝有些惊奇。
  胖虎就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我不来谁来接应你?易烊千玺吗?那瓜娃子正在VlP室里玩手机呢,我带你去找他。”
  听着胖虎连气也不喘的把这串话讲完,姜汝真真是佩服上他了。眼看着他还要继续唠叨,姜汝马上举手投降:“舅舅你不是带我去找千玺吗?那就快点去呗。”
  这小丫头片子……胖虎暗暗想到,却也没再说什么,急匆匆的带着她往贵宾休息区走去。
  走了大概几分钟,胖虎停在了一扇门前,轻轻敲响。
  “哪位?” 慵懒的声音淡淡响起,似是午后庭院中的阳光,不经意地撩拨你的欲望。
  胖虎马上答到:“千玺,是我。”
  “进。”语气立刻变的放松,仿佛卸下了一身防备。
  果然他最信任的是自家舅舅啊,姜汝感叹,这么多年来日日夜夜的陪伴,无论对谁也是会有感情的吧。
  不过一进门后,姜汝就想把自己的悲伤春秋扔出去喂狗。
  一身黑色卫衣的少年看向自己,微愣,然后嬉皮笑脸的道:“乖女儿你来了。”
  什么鬼?!
  好像意识到了姜汝的脸色一下子黑了,易烊千玺作无辜状的扬了扬自己的手机:“先前不是你在微信上叫我爸爸么。”
  说好的高冷呢……这明明就是个皮猴子啊!
  看着姜汝一脸仿佛见到了一个假易烊千玺的表情,他才噗的一声笑出来。
  “逗你玩儿的啦,你还真可爱。”







  

  



千我/你的模样C2

  众所周知,今年21岁的易烊千玺乃是中国最有名的偶像之一,片源可谓是源源不断。
  ————
  翌日姜汝看着自己微信通讯录上明晃晃的“易烊千玺”四字,还有恍若在梦境中的感觉。
  为什么他俩能联系上?还不是因为自家舅舅效率太高了,生怕姜汝反悔,急急地就把易烊千玺的联系方式给了她。
  准确地来说,姜汝是喜欢易烊千玺的——或者说,姜汝是喜欢那个明星易烊千玺的。
  也不算什么死忠粉,但至少大小综艺都看过,微博也多少翻过的。
  可就算这样,她也没想到有一天可以和这个大明星一起旅行。
  姜汝颤颤微微地点开标注着易烊千玺的对话框,决定发一条消息。
  姜汝:你好,我是姜汝。
  那边倒是很快的回复了消息。
  易烊千玺:你好。
  易烊千玺:之后要多承蒙你照顾了。
  姜汝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大明星是个这么有礼貌的人。
  只不过承蒙照顾是什么鬼?
  姜汝:话说我还比你小两岁来着……照顾的话还真有点惭愧。
  易烊千玺:exm??胖虎没和我说啊!
  废话……姜汝心想要是和你说了的话,你怎么可能会答应啊。
  易烊千玺:算了算了,卖胖虎个人情,就当我带你去旅游了。
  姜汝的嘴角抽了抽,这一秒变逗比是几个意思?那自己要不要也逗比一点?
  姜汝:谢谢爸爸带我出去玩儿!
  ————
  原本应安静的化妆间突兀的响起了一阵笑声,易烊千玺捧着手机,两个小梨窝原形毕露:“哎呦胖虎,你这侄女可真有意思。”
  胖虎:……你开心就好。
  ————
  晚上九点,月朗星稀。
  夜已深了,姜汝关了手机,揉了揉眼睛看向面前的车票。
  后天出发,从北京到云南,要坐……
  1天13个小时?!
  慌得她立马又开了手机登陆微信。
  姜汝:我我们要坐这么久的车么?【图片】
  易烊千玺:是的。
  姜汝:(恐惧)为什么不买机票呢……
  易烊千玺:因为是私人行程啊,不好买机票,被粉丝知道了就不好了。
  姜汝一只手支着下巴,脸上若有所思,当明星也挺不容易的啊……出去玩儿也要考虑这考虑那的。
  这时手机又滴滴想了起来。
  易烊千玺:其实你也可以先飞过去再等我过来的。
  易烊千玺:怎么样?
  姜汝:不用不用,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不坐飞机而已。
  姜汝:我没关系的。
  ————
  再次放下手机,姜汝望着漆黑如墨的天空。
  自己也没这么娇气啊,而且既然都答应了一起旅行,又怎么可以先一步离开?
  
  
  
  

千我/你的模样C1

  暑假某一天。
  姜汝身为已被某所985大学录取的准大学生,这个暑假可谓是舒服至极。
  正当她准备轰轰烈烈的玩一场的时候,是怎么也不会想到第一个上门来的亲戚,竟然是她的舅舅。
  奇了怪了,就算是来祝贺自己考上大学,也不该这么晚呀。
  舅舅外号胖虎,是某公司某易姓明星的助理。
  ————
  姜汝想,若不是有天大的事情,只怕自家舅舅也不会哭丧着脸,找上自己了。
  “舅舅您别急,有什么事慢慢说。”她转身去厨房端了杯水给一口气爬上自家八楼的舅舅。待他迫不及待地喝完,才好奇的道:“到底是有什么事?”
  “还不是为了千玺!”她的胖虎舅舅大手一挥,开始讲起了事情的原因。
  ————
  让虎妈牵肠挂肚的人,可不只有易烊千玺了?
  其实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按胖虎的原话来,也就是:“千玺那皮孩子想去云南散心,我又不放心,本来是要跟着他一起的,可偏偏你舅妈来电话说孩子病了……”片刻间胖虎已经不像刚来时那么气喘吁吁,他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了一下从小就比较稳重的侄女道:“小汝能不能替舅舅陪他去一趟?”
  似乎是害怕姜汝拒绝,胖虎又可怜兮兮地说道:“就这一次……小汝你就答应舅舅吧。”
  他的模样倒有几分像是姜汝不同意,他就不走了似的。
  姜汝倒是有几分哭笑不得。
  且不论这事儿怎么看怎么奇怪,她自己一个刚高考完的比易烊千玺还要小两岁的姑娘,怎么照顾他?
  再者说,姜汝也不觉得自己和易烊千玺都熟到哪里去,只不过是托舅舅是他助理的福,让自己这种市井小民见过他几面罢了——撑死算上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朋友。
  难道这种关系就能一起旅行了么?!姜汝表示严重怀疑。
  可现实却不给她怀疑的机会。
  ————
  当自家舅舅将一张火车票一张银行卡放在她手里时,姜汝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地想要拒绝,哪知舅舅开溜的速度比她的反射弧快多了。
  一眨眼的时间便找不见了他的影子。
  于是她终于开始烦恼起来,唉,好不容易有个痛痛快快的假期了,没想到还要陪个大明星旅行啊!!
  失策失策啊……
  

千我/半梦半醒

十七岁的易烊千玺就那么突然的出现在了我的梦里。
在开满蔷薇的小道上,有我无比熟悉的背影以及无比熟悉的脸庞,淡漠疏离,却又温柔似水。
是那种,只有一人独享胜景的淡漠,又是那种,可以从眼里溢出的温柔。
于是我想,噢,原来这个时候的他,是这样寂寥的啊。
思及此,我从睡梦中猛然惊醒。
一个美丽又残酷的梦,我坐在床上愣愣的想着,怎么会梦到十七岁的他呢?
大概是最近看太多那个时候的易烊千玺的照片了吧,十七岁的时候他的照片,尽管他现在已经三十七岁了。
也有可能是因为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
前几天表哥的工作室突然接到一个关于易烊千玺的釆访,震惊之后也着手准备了起来。他是知道我对易烊千玺的那点小心思的,于是叹了口气就把采访的机会给我了。
这几年来,易烊千玺在共公场合出现的愈发少了,电视上又开始被一些后起之秀霸屏,他也只是象征性的接一些电影的客串。
所以这些年来,粉丝也少了许多。
想到这儿,有些头疼欲裂,想重新倒回去睡一觉,却摸到自己满脸的泪水,自嘲的笑笑,居然哭了出来啊。
也许是因为梦境太过美好了吧。
我光着脚走去客厅倒了杯水,眯着眼睛看着落地窗外的刚刚跃出地平线的红日,小小的喝了几口水。
真的是,不想再睡觉了。
等太阳完全升了起来,我换了身衣服赶往工作室做釆访前的最后准备。
在出租上深呼吸了几轮,告诫自己到时候一定不能紧张,一定不能把事情搞砸,否则第一个对不起的就是表哥。
工作日的北京堵车简直堵得一塌糊涂,等我匆匆忙忙赶到现场的时候,时间也不早了。
先去二楼见了摄影师一面,确认一切都没有问题之后就在二楼按了电梯准备去采访的楼层。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现在见到喜欢了八年的易烊千玺,在这里,在这个狭窄的电梯里猝不及防的遇见。
时光似乎对他格外宽容,电梯门打开后,我愣愣的看着易烊千玺那没有让时光留下痕迹的脸庞,大脑接近当机。
倒是他先反应过来,于是一面用手轻轻按在电梯开门的按键上,一面礼貌地问:“要进来吗?”
我回过神来后死死的低着头,低低地应了一句:“是……”随即便轻轻的走进电梯,走到他的身旁。
十分钟后。
当易烊千玺知道我就是釆访人员的时候,面上显然流露出了一些惊讶。
他显然认为我太内敛安静,不太适合这份工作,殊不知,我只有在他面前才内敛安静。
唉,易烊千玺啊。
采访前期的问题都无关痛痒,进行的很是顺利,直到结束前的最后一个问题。
我不自然的吞咽了一下,抛起采访中的一个小爆点:“千玺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有没有女朋友这类的人呢?”
前几年的他遇到这种问题,都只是是潦草一笔带过,不知道这一次……
略带些笑意的温柔嗓音轻易的打断了我的思考:“有的。”
见我一脸手足无措的样子,他又笑盈盈的加了一句:“我很爱她,所以在这里我决定告诉大家。”
我拼命努力的挤出一个非常之假的微笑,声音却是忍不住的颤抖:“那……方便透露一下女方的信息吗?”
“现在不可以噢,”他调皮的勾起嘴角,一如少年的他,恍惚着,我仿佛看到了十七岁的易烊千玺的影子:“时机成熟之后,我会告诉大家的。”
…………
采访结束后易烊千玺冲我友好的笑了笑,于是我也回了他个微笑,同时低下头去,不想让他看见我泛红的眼眶。
三十七岁的易烊千玺,找到属于他的幸福了呢,真好。
脚步声渐渐变小,我抬起头望着走廊尽头他仿佛不真切的背影,走廊的两壁蓦的变成了栽植着蔷薇的小道,沉稳的易烊千玺变得青涩起来,那是二十年前的十七岁的易烊千玺。
年少的他孤独的在开满鲜花的小道上走着。
我仿佛回到了昨晚那个美好又残酷的梦里头,于半梦半醒间无尽的思念着他。
无法停止。
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他,不再孤独。


/突如其来的小脑动,算是一个提前的十八岁生贺吧。
祝小千以后能遇到一个能够让他幸福的人。